设为首页   在线评论   推广技巧   发布求购   免费注册   激活帐号
一卡通世界
当前位置:一卡通世界 >> 新闻中心 >> 高端访谈 >> 智能卡 >> 网贷逾期150万依然下信用卡,银行恐成“接盘侠”

网贷逾期150万依然下信用卡,银行恐成“接盘侠”

来源:一本财经      作者:罗素 本妹      2018/12/14 10:59:55

  在现金贷监管之后,行业收缩,多头借贷者几乎弹尽粮绝。

  让人意外的是,银行却在此时杀入行业,大量发行信用卡。

  一个庞大的产业链再次崛起,大量的中介,又涌回信用卡领域。

  因为人行征信和互金数据尚未打通,网贷逾期的老赖,在中介包装后,都可以顺利办信用卡。

  而中介生意也再次红火异常,有人月入500多万。

  银行的冒然进入,受到行业内质疑:这是要收割现金贷的最终果实,还是要成为接盘侠?

  01比网贷都容易

  “历史总会轮回。”大中介平和山最近在一次中介聚会上,笑着回顾自己的中介从业史。

  他10年前入行,靠帮客户办信用卡,赚了第一桶金。

  3年前,网贷崛起,他转行撸网贷,赚得流油。

  如今,他又回归了老本行,开始主办信用卡,没想到生意好得惊人,月入500多万。

  大量的中介,正在从网贷重回信用卡领域。

  “这波银行很疯狂,很多银行下达了半年发卡量翻10倍的指标,门槛放得特别低。”平和山称,一些为了冲量的信用卡,下卡率会高达90%。

  而现在,中介给客户包装资料,“比网贷都容易”。

  “银行的风控套路,就那几个。”平和山称,银行厌恶高风险人群,他们就“投其所好”,将客户包装成在医院和事业单位工作,哪怕客户已经失业。

  “最好将客户包装成这些单位的非正式工,因为银行会查公积金记录,非正式工不会有破绽。”另一位中介张文武表示。

  中介还知道某些银行的内部“白名单”。

  “当地的明星企业,银行的风控系统可能会开后门,如果客户综合评分高,会直接通过审核,不会电话回访。”张文武称。

  而张文武会从某宝上,搞一些神器。

  “有一些改定位的软件,淘宝上几块钱,比如天下游、V8。”张文武称,用这些软件,可以更改客户的电脑IP地址和手机定位。

  那如何应对银行偶尔发作的“电话回访”?

  “我们会在客户手机上设置呼叫转移,银行电审就会转接到我们这里。”张文武称。

  这些风控规则,中介都是如何得知的?

  有一些老中介,经过反复测试,就能找到门道,但更直接的方式,就是找到“内应”。

  “我没事就和银行的人吃饭,他们会把一些冲量任务、风控规则都告诉我。”平和山称,他帮银行完成工作量,还会给对方一些回扣。

  比如,赚了100万,分银行内部的人30万。

  在中介内部,还广泛流传着一份“办卡顺序”。

  “如果要办理多张信用卡,交件顺序是有讲究的。先申中信,接下来是平安、兴业、浦发。这四家交完一天后,再开始交其他家,比如民生、广发、光大、建行。交行回访较多,通过率低,可以放在最后。”张文武称。

  这个排序特别有意思:将风控快、好下卡的放前面,越难的越靠后。

  信用卡中介如何收费?

  “按照下卡额度,我们会收取10%的中介费。”张文武表示。

  也就是说,如果帮一个客户下了一张额度3万的信用卡,他就会收3000元。

  另一位中介李少文表示,根据下卡额度,行业内通常会对客户收取10%-15%的中介费。

  而对于那些全程包装、额度在7-8万之间的客户,中介费可以收到20%。

  正因如此,信用卡中介也是一个暴利的行业。

  “我下面会发展很多下线,他们去获客,我给他们一点提成,他们一个月可以赚几万。”平和山称,传销的思路,早被他们运用到极致。

  他们甚至会在QQ群里,直接招募“下线”。

  一个QQ群中的信用卡推广员招募截图

  而中介大军中,还有很多“银行信用卡中心的业务员”。

  他们除了自己推销信用卡,同时还发展下线,招揽中介帮助他们完成业务量。

  “因为客单价比网贷高,所以我们现在赚得比做网贷中介的时候都高。”平和山称。

  中介大军再度回归,重启信用卡生意。对于他们来说,那个疯狂时代,又回来了……

  02办卡超市

  中介的利益江湖中,正在出现新的“角色”。

  线上正在兴起一个全新的模式:办卡超市。它类似于网贷的“贷款超市”。

  “金银铺”,就是典型的一款办卡超市。

  在金银铺的页面上,每个银行的名字下面,都注明客户办信用卡的返现额:交通银行110元,光大普卡140元,光大白金卡220元,中信银行220元,哈尔滨银行70元……

  “金银铺”办卡页面

  有趣的是,金银铺还有一个“金融需求池”。

  有意办卡的客户,可以在池子里发布自身情况和要求,比如“征信不好”“大额”。

  而中介,可以根据需求,直接“抢单”。

  “这就是帮助撮合客户和中介成单。”多位中介称。

  最关键的是,金银铺还提供了“推广商学院”,专门培训中介和客户,如何“包装资料”绕过银行风控,如何“提额养卡”。

  课程里,会手把手传授伪造资料的细节。

  比如,银行喜欢稳定工作人群,那包装的工作单位就必须不能涉及高危、娱乐、金融等不稳定工作。

  比如,尽量通过企查查等APP,根据客户城市就近挑选公司,以科技、贸易、IT、医院、制造业、交通运输、水电燃气、住宿餐饮等类型的公司为主。

  金银铺背后的公司又是谁?

  在APP Store中,金银铺显示的开发者,还有一个名为“创鑫伙伴”的APP。

  而“创鑫伙伴”的介绍中显示:它是国营持牌支付公司“现代金控”旗下明星产品。

  “类似金银铺这样的APP,现在其实挺多的。”平和山称,它们正在成为中介的新式获客渠道。

  这种新式的互联网抢夺者,却让平和山很反感。因为它降低了入行门槛,瓜分了利益蛋糕。

  “一个小中介,通过学习资料就能入行,还能在这里接到客户,相当于抢了很多大中介的生意。”平和山称,就因为中介太暴利,才会出现“夺食者”。

  03最后的狂欢

  中介大军都从哪里获客?

  他们正在有意识地挖掘网贷客户。

  “不论黑白,都能下卡。”在各大网贷群里,开始频繁出现信用卡的广告。

  “网贷群体中的很多人,其实都是信用卡的用户,但是信用额度不够他们花,才去借网贷的。”平和山称,现在可以把这些用户再捞回到信用卡领域。

  很多网贷的多头借贷者,走向了一个新的阶段:以卡养贷。

  “找我帮忙的,90%都是多头借贷的人。”张文武说,“拿到信用卡之后,他们就会套现还网贷。”

  而李少文的客户中,60%都有多头借贷史。

  就在现金贷监管趋严,多头借贷者无法再“借新还旧”、以贷养贷的时候,银行却突然开闸了。

  2017年,中国信用卡发卡量暴增,到2018年一季度,全国信用卡累计发卡已达到了6.12亿张。

  中介们发现,随着信用卡市场的下沉,一些前几年被银行嫌弃的纯白户(即未申请过信用卡的客户),也开始被一些银行所欢迎。

  银行大规模的开闸,一度让部分用户“渡劫”。

  2018年二季度,因为一张光大白金卡,多头借贷用户张思南就“死里逃生”。

  他撸过十几家小贷机构,一直过着“借新还旧”的日子。因为规划得当,他没有出现过逾期。

  但情况越来越不妙——他上了某家大数据风控公司的黑名单,续贷越来越难,额度越来越低。

  他的资金流,眼看就要断了。

  在办卡中介的帮助下,靠着手中的招行白金卡、身份证和社保信息,他成功地申请到了一张光大白金卡。

  “光大那时应该是有下卡指标,所以审核比较松。”张思南回忆。

  但一开始,中介为了防止借款人绕开自己直接向银行申请,并未告诉他申请的是哪家银行。

  “代价就是我付了高额中介费。”张思南说,“如果不是当时缺钱,我肯定不会去申请。”

  这张卡的额度是5万,中介费是2500元。此外,这张卡还有1188元的年费,其中的688元可用10万积分抵消。

  无论如何,有了这张每月最低只需还款10%的信用卡,张思南不必再低声下气寻求母亲的帮助了。

  实际上,光大白金卡一度是中介们的最爱:额度高,一般都有3-5万,因此手续费也高。

  而中介李明手头的一个客户,多头借贷达到92次,风险通话有13次。

  “就这数据,网贷是撸不出来了,但某个银行的信用卡却在不久前给批了2.8万的额度。”他表示。

  张文武遇到的一个案例,更加极端。

  这个女孩是95后,月收入只有3500元,行事却颇为生猛。

  为了支撑超前消费,她刚开始以卡养卡,办了14家银行的信用卡,额度都在3000-8000元之间。

  女孩拆东墙补西墙,没有出现过逾期。

  当市面上的信用卡几乎都被办完后,她开始借现金贷来填信用卡的窟窿,陆续借了100多个平台,“借了不到10万,半年就滚到了150万”。

  在从网贷也借不到钱之后,女孩在今年4、5月找到了张文武,希望再办信用卡。

  “你去中国人民银行打一份个人征信报告给我看。”张文武说。

  拿到报告,张文武很吃惊:看上去,女孩的信用很好。

  在女孩网贷大规模逾期的情况下,张文武还帮她下了一张工商银行的奋斗信用卡,额度8000元。

  网贷记录已烂到极致的“黑户”,为何还可以办下来信用卡?

  多位业内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,这是因为互金征信与人行征信之间,数据没有打通。

  信用卡发卡,看的是人行征信;网贷放款,更多的是看大数据。

  两者之间,有一道巨大的鸿沟,未被填平。

  “银行不是不想用多头借贷数据,但是现在互金的数据比较乱,各有来源,又无法验证。”某银行从业者坦言。

  于是,一个有趣的循环出现了:信用卡正在渐渐变成多头借贷者的救命稻草,“以卡养贷”。

  04银行警觉

  面对银行如此大规模的放闸,人们会问:银行到底是在收割现金贷果实,还是在成为最终的接盘侠?

  在这轮疯狂的获客潮中,银行的逾期率正在攀升。

  央行数据显示,2018年第一季度,中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711.48亿元,环比增长了7.29%。

  到第二季度,这一数字是756.67亿元,环比增长了6.35%。

  业内人士对此的看法是,银行这轮零售扩张,无疑在往成为接盘侠的路上迈进。

  幸运的是,嗅到危险信号的部分银行,开始慢慢收紧了信用卡业务。

  “今年5、6月,下卡就趋严了。从7月开始,光大不容易批卡了。而最近,广发和中信尤其严。”张文武说。

  “现在十个人里,只有两个能过。”他表示。

  他发现,银行会对可疑用户进行二次审核。他的很多客户也被降额,比如从1万降到8000。

  而银行从业者李文绍则称,不久前,他所在银行的总行,向各地分行的信用卡部,派出了常驻的风险总监。

  一些获客量较大的分行,开始严格排查互联网进件渠道——如果涉及POS机、办卡养卡中介、地推分销、P2P理财、现金贷贷超,一律排除。

  他表示,总行还会提供一个黑名单。如果信用卡部合作企业的进件渠道出现在其中,就会被下线。

  但依然有不少银行铤而走险。“有些银行今年的KPI没完成,准备在年底再冲一把。”平和山称,最近,又出现了松动的迹象。

  多头借贷者也日益饥不择食——为了1万的额度,他们宁愿出2000手续费,只要能下卡。

  那个办工行信用卡还现金贷的女孩,早已爆掉,只能靠家里卖房还债。而她的家境,其实平平。

  尽管在做中介,但在内心深处,李少文一直对过度负债的年轻人颇为担忧。

  帮很多多头借贷的年轻人办信用卡时,他会多问一句:“欠这么多,还不上咋办?”

  “没事儿,肯定有办法。”回答往往是义无反顾的。

  在金钱面前,鲜少有人可以保持理智。

  小结

  如今的金融系统,不再是独立的个体,彼此之间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就如火烧赤壁时,曹操的战船。

  铁链相连,一损俱损。

  看起来毫不相关的两个金融体,或许正在暗中传导着风险……

  收紧风控,隔离风险,对于银行来说,已迫在眉睫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。)

分享到新浪微博   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苏洁   投稿邮箱:editor@yktworld.com
关于 网贷逾期  信用卡  银行 的新闻
  • 银行卡信用卡发卡量10年增至9.7亿张
  • 信用卡“账基”攻坚战
  • NFC、第三方支付、可穿戴卡、指纹卡、智能卡:信用卡发展趋势的五个结合
  • 苹果15年前就想搞Apple Card信用卡 可惜谈判失败
  • 城商行挤进信用卡市场 夹缝中猛增
  • 苹果有机会颠覆信用卡行业 ,但并没有抓住
  • 智能代还信用卡: 养卡神器为假,债务雪球滚大是真
  • 打击非法POS“刷卡套现” 21家无证金融公司被查
  • Visa联手设计师推出可穿戴支付概念的刷卡卫衣
  • 支付宝信用卡还款开始收费
  • 英飞凌程佳钰:从安全芯片到NFC、eSIM,5G将带来机遇
    英飞凌程佳钰:从安全芯片到NFC、eSIM,5G将带来机遇
    万事达卡诸景瑜:保障支付安全,强化数字信任
    万事达卡诸景瑜:保障支付安全,强化数字信任
    上海银行杨嵘:信用卡步入扩张快车道 轻渠道获客转型正劲
    上海银行杨嵘:信用卡步入扩张快车道 轻渠道获客转型正劲
    深圳改革人物王世桢:招行创办人 首创金融一卡通
    深圳改革人物王世桢:招行创办人 首创金融一卡通
    相关产品
    最新收录
    新闻   产品   企业   招标   求购
    技术   方案   下载
    关于我们
    网站介绍   广告服务   会员分类   联系方式
    企业推广   产品推广
    Copyright © 一卡通世界网
    粤ICP备11061396号-3  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3号